薄熙来周永康案新动态 放风的风向变了

2018-01-03 01:35:04

阿波罗网编者注:近来江周系频频在海外媒体,网站和外媒放风,大大超过早前胡温系的放风 这个星期“重庆事件”发展又有了新的进展,特别是在最近这段时间,尤其是国外的报导方向集中在两个不同的方向,那我们今天就跟大家讨论一下,这个事件最重要的关键人物究竟是海伍德还是周永康 关于江的谣言出口不转内销 首先谈一下最新的出口转内销的新闻,事情发展到现在,新闻爆料的特点仍然是在海外先爆料,然后转到国内去对于西方媒体来说的话现在有两条主线,第一条主线,随着中央对薄熙来的初步处理,也就是交中纪委调查这个事件以后,海外媒体报导说周永康将被调查处理这个消息基本上就是上个星期海外中文媒体报导的消息,现在英文媒体也跟上了中文媒体也在继续爆料,其中包括周永康检讨争取过关,相传这个消息已经传达到省一级 另一方面的报导,由于这件事情是有英国人海伍德被害,西方媒体也特别关注,持续的爆料和海伍德被害致死有关的消息这些消息大多数增加了很多很多细节,其中包括薄熙来家的勤务人员张晓军和谷开来用氰化钾毒死海伍德的一些细节这些各种各样的细节虽然是由不同的媒体曝光的,但是它的来源都是一个,就是重庆的王康现在还不是很清楚为什么在中国大陆网络和媒体自由报导都被封口,而在这种情况下,王康可以自由的对西方媒体发出这么多的内幕消息来 我们现在来看一下对薄熙来的定案问题目前对薄熙来的定案集中在他是不是卷入谷开来涉嫌谋杀海伍德的案子这个里面卷入实际上有两个部份,一个部份是直接卷入,一个部份是间接卷入,目前的爆料似乎还没有提到薄熙来直接卷入谋杀海伍德的证据,但是他在处理这个调查案子的过程当中发生了至少两起命案这个是《BBC》记者,英国广播公司记者,从听了中央文件传达的重庆官员那里得到的消息当时中央传达有关于薄熙来的文件的时候不准记录、不淮录音,谈到就是说王立军出走领馆前后吧,薄熙来把他周围的7个警察抓起来,其中有2到3名被酷刑拷打致死,这个是间接卷入海伍德的案子又造成新的命案 尽管说这种命案在一般中央的高层不是一件什么大事,但是因为这件事情被主要的媒体曝光,而且在内斗当中如果需要处理还需要理由的话,这个命案还是很有效的为什么说这个命案在中共高层不是一件大事呢像这种酷刑致死案并不是今天发生的,也并不是就发生在王立军手下的警察身上在他打黑的过程当中,就是重庆被酷刑、被处死的案子就不知道有多少这种冤案实际上类型也差不多,但是那时候并没有人管 目前对于薄熙来处理的情况还是趋向于一种限制,就是限制在“刑事谋杀案”和事后处理的时候涉嫌“违纪”或者“违法”特别是新华社在18日发表一篇评论文章,题目是《是刑事案件而非政治斗争》,在这个评论文章里头就特别强调,中共在这件事情上依法治国的决心,还有法治的重要性它的重点就是否认薄熙来的事件牵涉任何可能的政治斗争 新华社的评论还提到了类似的因违法、违纪受到调查的,当时是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还有原来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和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也就是说它暗示薄熙来的案子很可能也是要仿造陈希同和陈良宇的模式,以反贪的名义或者是刑事案的名义来处理这个事件这种做法很显然就是要把这次中国政坛重大的政治地震进行损失控制处理,以免由于这个事件而加剧整个中国社会对中共统治的信任危机,还有中共自己的统治危机 但是这种处理方式就很难把和薄熙来结成死党的周永康拿下来,也就是说这样做它的结果一定是原来的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的这种致命游戏继续玩,而周永康一旦有了喘息的机会,他试图卷土重来和进行报复的可能性是极大的这里就有一个证明,前两三天开始的一轮关于江泽民的谣言在海外流传,我认为这就是这种周永康试图反扑的一个很明显的迹象 这个消息最早来源于昭明“官场观察工作室”19日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说:江泽民4月初回到北京,去解决政治局常委里面关于处理薄熙来问题的对立和分歧这个分歧主要在于薄熙来是不是和高层的某人,这里指的是周永康,合谋要取代习近平这篇文章他主要想说明的意思就是说:江泽民最后拍板,对薄熙来进行立案调查,调查的理由是违纪,政治局常委根据江泽民的说法,初步达成了一致处理的意见,就是说薄熙来的案子只涉及经济问题和刑事问题,不涉及政治问题这也是后来中央在发布处理意见的时候,决定的时候遵照的一个方针另一篇文章,21日昭明又发了一个最新的爆料,题目是《江泽民军内秘密讲话曝光,曾庆红幕后操刀十八大人事》,除了继续表明江在这里支持周永康,另外还把曾庆红也推出来了于此同时,美国的彭博社有一篇文章,它是引述了一名在北京的美国商人听朋友说的,说江泽民和星巴克的总裁舒尔茨(HowardSchultz)17日在北京见面,但是会面的详情没有透露 这几条消息其实都是想说明同一个问题,就是说江并不像外界所传的已经成了植物人了,或者是已经完全出局了,而是说不仅身体还可以,还能够继续控制中共的政局,甚至还能影响到十八大的人事布局但是这个消息透露的方式却恰恰证明事实不是如此,为什么首先一点,为什么要对海外的中、英文媒体去放风一般情况下,对海外放风的目的是在国内不便直接曝光这件事情,而是把一些还没有决定的人事安排,或者是政策先进行国际社会反应的测试,然后再通过海外的媒体出口转内销,去探测国内的民意以及可能对政局造成的影响 比如说早期对薄熙来的放风和现在对周永康的放风,它都是处于一个要采取行动的准备阶段,真正的行动还没有开始,这才需要放风来减少可能的震动而如果说江泽民真的做出了刚才我们讲的几个决定,而且政治局常委已经照办的话,那么说这件事情并不是在准备阶段,而是已经完成了,也就是说江本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在目的达到的情况下,放风就纯属是多余的,尤其是对海外放风 其次,过去好几次关于江泽民的健康恶化,甚至是死亡的传闻,都是以江本人出镜头来辟谣的,包括去年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江泽民几乎是挣扎着出席的也就是说,只要他能够出面,根本就不需要放风,你就登一张照片就可以了可以是在家里写大字的照片,就按照黄丽满的说法;或者是他会见军头的照片,因为江泽民从来不忌讳,他退休以后仍然以核心的身分招摇过市,所以不存在说他会见军头就不合乎规矩,他从来不在乎这个的;或者就干脆登一张他会见星巴克(starbucks)总裁的照片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照片一张都没有,这个非常不符合他的个性,也不符合放风的目的彭博社的这篇文章,他放的是一张星巴克总裁的照片,根本没有他们会面的照片而中国媒体翻译了彭博社的文章以后转载,是找了一些以前的旧照片,然后再进行模糊处理,让人觉得很可能就是这次的照片,事实上根本就不是 这些消息如果是要证明江还健在,还能够操控局势的话,他完全没有必要通过海外媒体,只要在国内媒体登一条附上照片的一句话新闻就够了而实际上根据彭博社核实的结果,星巴克上海总部的发言人对事件是不予置评而中共外交部也回应没有相关信息这件事情都没有办法从中共的官方来得到证实的话,怎么还谈得上江可能对政治局去指手划脚 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中共的党魁或者是最高层的领导人退休以后,他要去见国外人物、国外来访者的话,多半是他在位的时候和这些人就是老朋友,没有见过哪位退了休的领导人去见一个从来没有打过交道的星巴克总裁的,这种事情没有发生过所以我觉得,为什么要去见星巴克总裁呢很可能是确定了这个人分不清楚中国人,更认不出谁是江泽民如果他去见一个老朋友,或者是见一个中国人的话,人家一看就看出来了:哦,这个人不是他! 如何来解读这个事情呢如果江不能出面了,为什么要放出这样的风来我认为是原来的江系人马当中确实存在可能有人想收拾残局,因为江整个原来的系统现在是分崩离析了,有人想进行损失控制,就是不至于一败涂地,在这种情况下来放风 你可以比较一下,以前几乎是跟江同时或者稍早时间退休的中共领导人,像李瑞环、乔石、朱镕基等人,他们退休以后就再也没有插手过政局,是真正的写写字、画画画即使是那么强势的邓小平,在92年南巡以后,也就很少过问中央的事务了就仅仅是以江泽民这个人喜欢出头露面的个性,或者是他保护子女的家族经济利益,都不足以说明为什么他一直要表明他仍然在干涉政局这里最充足的理由就是江必须,或者说是不得不坚持干涉政局,以保证他迫害法轮功的血债不被清算;而其他人不存在这个问题,所以退休就真的退休了 谁是血债派关键人物 讲到血债,我们就要谈一谈谁是血债派的关键人物我在上个星期做《热点互动》节目的时候,有大陆的观众打电话来列出了中共一系列过去和现任高官的名字,就说这些人是血债派我想说一下,中共确实欠下人民很多血债,做为一个整体来说的话但是在不同的政治运动,在不同事件当中针对不同个人,他的责任人是不同的比如说六四,人们认为主要是以邓小平为首的元老派,元老里面最主要又是王震、陈云、薄一波这几个人,以及当时的总理李鹏,人们认为这是欠了 “六四”学生和中国人民血债的 但是“血债派”这个词的提出却是有特定含意的,是法轮功最早提出来,迫害法轮功形成的江系犯罪集团,这个血债派特指这个血债派的核心人物是四个人,就是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和刘京为什么提出这四个人江泽民是发起和持续推动近13年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的罪魁祸首,那么这点我想不需要解释,大家都知道了 罗干为什么他是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持续时间最长的实际主持者,从1999年策划天津事件到4.25上访,当年4.25上访时候就明显的是在警方的故意的带领下和安排下,把原来去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引导到了形成似乎是在包围中南海的这种趋势这是一个设计的圈套,这个圈套的设计者也是罗干,到2007年退休为止,他一直是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在整个迫害法轮功的过程当中,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被动的执行者,而是一个主动的策划者,其中就包括 2001年的天安门广场自焚伪案就在自焚案发生的1月23日的两天之前,就是1月21日罗干还专程到北京市公安局,当时公开的报导说他是去慰问刑警总队特警支队,北京总队六支队和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就是国保总队,表扬他们在天安门广场驱赶、抓捕法轮功学员的行动 这里要说明一下的就是,可能现在有一些年轻人不了解当时的情况,当时是每天都有大批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广场去拉横幅、炼功、抗议天安门广场是中共的统治象征,当时搞得中共统治者特别是积极推动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非常没有面子,因此他迫切需要一个理由在天安门广场清场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当时中国的民众由于普遍厌倦了政治运动,而他们认为对法轮功的迫害又是一场新的政治运动,所以大家都表现得不积极参与,需要有一个重大事件来煽动起民众的仇恨,因此策划了一个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这个在海外已经有一部电影叫作《伪火》,这是得奖影片,就详细的把天安门自焚事件时候那个录像片里面的破绽一一指出,后来中央电视台把这些指出来的破绽又全部删掉以后继续播放,它仗着中国大陆的民众看不到《伪火》这部片子这是罗干 周永康的情况又有点不一样,当时周永康在四川是四川省委书记,而在全国各地,四川是迫害非常严重的地区,它的严重性和其它省市相比较是有所不同的如山东省是迫害非常严重的省分根据“普利策”得主伊恩.强森,根据他的报导,当时在全国各地交通要道都设了卡,阻止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而山东是距离北京较近的省分,很多学员在交通工具被卡住的情况下,他们步行和骑自行车进北京所以江泽民当时直接就给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施加压力,那吴官正就把这个压力转移给各级官员,而基层官员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预防性关押、酷刑的方式来执行上面的命令,导致(迫害)早期在山东省打死很多法轮功学员,实际上是早期打死法轮功学员最多的一个省 但是四川不一样,它并不像北京周边的省分有这么大的压力,北京周边省分就是后来的护城河工程的那些省分,然而在没有这么大的压力的情况下,它却成为了一个迫害极其严重的地区,也就是说周永康当时是主动做恶,不是被动的当然参与迫害了都有血债,但是主动还是被动还是有所不同的江泽民当时对当时任公安部长的贾春旺的迫害不力,非常不满意,因此破例的把没有一天公安经验的周永康从四川省委书记调到北京当公安部长,并且兼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也是中央政法委唯一的一个副书记罗干退休以后,又由周永康接替罗干当政法委书记,也就接替罗干成为迫害法轮功的最主要的角色 刘京1999年6月10日成立610办公室的时候,当时他是副主任一年以后主任王茂林退休,刘京就担任主任,一直到2009年10月被李东生接替为止因此在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他是全国第一号打手这个人就是骨子里面天生就做恶的那种人他在文革初期的时候,在北京工业学院的时候,就是“血统论” 的始作俑者之一,当时他做恶的程度就完全符合中共培养共产主义接班人的要求,从此以后崭露头角,就不断的被提拔,到迫害法轮功开始,就让他任610办公室主任,正好给他一个机会充分来发挥他做恶的本性这是迫害法轮功的“血债派”的核心 当然中共的整人的政治运动,它的政策就是要让人人都沾血,而迫害法轮功是建立了一个指挥系统的,在这个系统当中或多或少,其他人都沾了血,但沾了血的不一定就是死心塌地的血债派至于薄熙来为什么没有在这个名单当中我个人认为可能是在过去12年当中,他主要时间不在中央,因此对全国性的迫害他不负责任,只是对他所在地区,他担任行政首脑的这个地区要负责任而在中央期间,他是任商业部长,不在迫害的指挥系统内这是我个人的认为 给薄熙来的定性决定政局走向 我认为给薄熙来定性,将会决定中国将来政治局势的走向不论对江本人的消息放风的是谁,他利用的实际上都是一条:对薄熙来指控的性质到目前为止,公开的官方从来没有对真正的问题提出过指控,更不要说定性了,这个我们前几次已经谈过现在简单归纳一下几种可能的指控和定性:第一种可能是政治路线斗争,那么也就是温家宝在人大当中提出的有人要回到文革的问题,这是重庆唱红的实质,但是路线斗争本身并不是省一级最高官员的事情,他必然要把中央政治局常委一级的拉进来,所以提出路线斗争的话,就可以把周永康,甚至江的其他人马的问题一并都解决了 但它的问题是牵涉到对中共的历史、意识形态、思想的重新评估,甚至是否定的问题,这就是文革以后没有做的事情正因为文革以后没有做这件事情,没有对以前中共的历史进行一个全面的清算,因此就留给了后人一个重大的政治包袱和潜在的麻烦薄熙来在思想路线上进行了挑战,他的基础就在于此 第二种可能的指控就是阴谋篡权问题,据说这是王立军交给美国领馆材料当中的一部分这个问题他威胁最大的并不是胡、温,而是习近平,因为篡权并不是篡胡、温的权,而是篡将来要接班的习近平的权这也是谣传的江泽民从新介入中国时局的时候,所谈到的江企图竭力否认的这里有阴谋篡权问题,因为这个指控对周永康是一个致命打击薄熙来在组织上的挑战,将习近平取而代之的这个理论根源,实际上是来自中共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形成一个可以遵循的接班的原则和程序,这也是这次薄熙来事件给西方社会的一个最大的教训 西方一些政客和学者长期以来有意无意的宣扬一种观点,认为中共已经解决了领导层平稳交接班的问题,其实从来就没有解决过中共本身的合法性还停留在 62年前的成王败寇,而接班人的选择到现在还是有多种形式同时存在从毛泽东对华国锋的指定,邓小平对江泽民的直接指定,邓小平对胡锦涛的隔代指定,到邓小平对华国锋的类似的政变夺权,再从邓小平对胡耀邦和赵紫阳类似政变的赶下台,到各派黑箱内平衡妥协的习、李配计划十八大接班,大家可以看到,到现在为止,根本就无一定之规薄熙来和周永康所策划的这个阴谋篡权,可以说是类似政变的“成王败寇”型 第三个指控就是破坏法律实施,这个就是重庆打黑的实质提出这个指控的话必须公布重庆黑打的内幕,包括具体案例是如何通过酷刑逼供制造出来的,就是把这个重庆打黑当中违反法治的具体案例一个个都公布出来,这样就可以打破薄熙来精心塑造的形象,又可以打击直接负有指挥决定责任的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那么黑打的根源它是来自1999年迫害法轮功而开始的有计划有系统的对中国整个法律体系的破坏,以及在本质上中共把自己置于宪法和法律之上,这是黑打的根源,这是破坏中国法治的根源 上诉的三个指控都是基于事实基础上的,而且这三个指控都可以把周永康一举拿下如果仅仅限制在刑事案上,就是涉嫌杀人案和处理不当,不仅解决不了实质问题,而且还后患无穷妥协是不可能的,要是当时就有妥协的话,就不存在阴谋篡权的问题了至少目前关于江泽民活动的这种放风,就是当局者直接面临的问题拿下薄熙来,血债派要在中央找到像薄熙来那样各方面都符合像周永康接替罗干那样条件的人,是很不容易的也就是说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指挥系统存在的后继无人的问题,因此周永康和无论他背后的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