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宣传超速战 传媒调头炮打薄熙来

2017-12-04 16:31:05

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北京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看中国配图) 据《纽约时报》4月21日(周六)报道,恐吓和拉拢中国的传媒记者,野心勃勃的中共官员薄熙来通过打造公众形象、抢在镁光灯下,助自己的仕途一臂之力但随着他本月从党内高层官阶上落马,薄熙来突然发现,自己成为了同样这些中国传媒机器的箭靶,他曾经如此精心操控的传媒,现在在以党的领导人的名义在“诋毁”他 随着宣布对薄熙来的清除,中共发动了其宣传机器的十足马力,针对薄熙来,迫使全中国的新闻机构进入这场非同寻常的运动中,敦促编辑与媒体的负责人支持清除薄熙来的决定可以说,这是自1989年天安门屠杀之后,中共发出的最大动员令,要求支持党的决定 该运动始于4月10日,官方新华社宣布薄熙来被暂停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其妻子谷开来涉嫌于去年11月谋杀一名英国商人而被捕受访的中国传媒编辑及负责人提供了一条缝隙,看看这架党的宣传机器是如何在激烈的政治紧张局势中运作的本周,该运动进入了一个更微妙的阶段,一些新闻机构在最高层的宣传官员命令下转向,从刊登强调对党的忠诚的社论,转为开始解析薄熙来案的重要意义 例如,一名熟悉内情的人士介绍,有中文、英文两种版本的《环球时报》的编辑已接到命令,要刊发评论文章或社论,不要批评薄熙来在重庆以福利为导向的经济政策,也许是因为党的领导人们希望在将来能归功于类似的政策;《环球时报》英文版还接到命令,要批评西方强调中共党内分裂的新闻报道 几十年来,在罢黜一名官员时,也没有发动过如此大规模、精细调度的宣传运动在过去两次的大清洗中-2006年及1995年,中共的领导人们都没有淹没这么多的宣传媒体自1989年的天安门流血后,也没有这么多的社论坚持要官员们和干部们如此频繁地重申对党的忠诚 一些分析家表示,清除薄熙来对这个政党而言,是1989年后最大的挑战该危机爆发于今年2月的前重庆警察局长王立军,携带有关薄家谋杀案的证据逃往美领馆 香港大学中国传媒项目的编辑David Bandurski说, “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看到这种直接插手,对媒体一刀切的做法”, “你真的可以感受到他们那种焦虑不安他们正在有意推动这种团结统一的门面” 身为“红色贵族”及前新闻系学生的薄熙来,在今年领导层换届前展开竞争运动他的一些最忠实的支持者,是强硬路线的社会主义者及一些高级军官 一家官方传媒机构的高级行政人员称,“他们知道,整个社会会对此案有不同的看法与诠释”,“所以,需要运行大量的文章和宣传,来统一人们的思想” 4月11日起,出现了有关薄熙来与王立军的未署名的社论,在中国每一家大的媒体机构-从《解放军日报》到中国年轻人们阅读新闻的那些网站,有时每天都出社论绝大多数这些社论来自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本周五是《人民日报》首次没有有关薄熙来的社论 这些社论在避免明显出现攻击薄熙来或谷开来的字眼,也没有把薄熙来的重庆政策作为箭靶相反,他们都强调,薄熙来正在因“严重违纪”遭受调查,及法治必胜 北京外国语大学新闻系教授展江说,“这样就不会引发太多不必要的争议”,“这种形式的宣传,旨在尽可能少的引起负面反应” 另一名编辑称,当薄熙来被罢黜时,中共主要刊物的编辑们被告知,《人民日报》计划要发布一系列有关中央决定的社论,这些主要报纸都必须印发这些社论,并突出将在电视新闻中读发的内容但后来,又接到一个简短通知,宣传官员们扩展了该运动,下令其它出版物也要有自己的社论 该编辑称,“在我看来,这表明还有很多人在为薄熙来说话,所以他们不得不超速进行 《光明日报》及另外两家中共的报纸《解放日报》及《解放军日报》都刊出了自己的社论周四,《环球时报》的主笔单仁平出了一篇评论文章,批评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运动,并写道 “不要高估自己的个人影响力” 《人民日报》也已出了自己的社论,谴责网上的流言蔓延很多中国人上网读新闻,网上充斥着有关薄熙来的八卦新闻 但也有迹象显示,博客们张贴符合党的反薄帖子被允许放行受薄熙来迫害的律师李庄周五表示,在清除薄熙来之前,他张贴在微博上的帖子,处理的编辑会告诉他,要他抹去很多批评薄熙来的帖子现在,他说,这样的要求很罕见 (译文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