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炮轰奏效?最高法批造谣后迅改口启动调查 大法官“防不测”视频曝光

2017-11-01 12:48:11

最高法在崔永元发生后先辟谣后改口表示介入调查微博 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近日在微博爆料中共最高法院长周强带头执法犯法后,这场前体制内人士与中共最高权力机关的唇枪舌战成为关注焦点中共最高法先就崔永元的爆料声明指是“谣言”,随即又迅速改口宣布启动调查 12月30日,风波中的主角之一、当年主审陕西千亿矿权案的中共最高法法官王林清的自述视频曝光,王林清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以防不测,留下证据”随着王林清的露面澄清,卷宗丢失一事变得更加神秘,这背后可能涉及的权力交织及运作令人心惊 2019年元旦前夕,因曝光娱乐圈逃税而人气暴涨的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突然开始因十多年前的一起民营企业与陕西官方机构的矿权纠纷案怒批中共最高法院,甚至直接点名中共最高法院长周强带头执法犯法崔永元这次对上中共最高权力机关,在许多网民为他捏了一把冷汗的同时,还有人猜测这是否会成为掀起司法领域清洗的前奏 崔永元12月26日崔永元在其微博发文称,“最高院有贼!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被盗两年至今无下落!!!”、“习近平主席说要让民众从每个具体案件中体会法律的公正而@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都带头执法犯法,你让老百姓有何盼头” 他随后发文称,案卷就是在最高法院法官办公室被盗走的承办该案的法官叫王林清,现任最高法院民一庭法官2016年11月28日上午,他突然发现该案的二审正副卷宗全部不见了,翻遍了整个办公室寻找无果后,他立即向该庭庭长程新文作了报告,程随后层级报告至周强院长但随后是回看监控黑屏、没有安排追查、没有报案、要法官重新补一个新卷宗、法官们不愿意签名的卷宗中重要文件又飘回来了……周强,我觉得最高法的法官还是有骨气的,你觉得呢 在面对崔永元的强烈攻势,中共最高法辟谣称有关消息是谣言但在崔永元公开疑似案件卷宗后,12月29日,最高法又发声明改口指崔永元发表的截图与目前保存在最高法档案处的(2011)民一终字第81号案件副卷的有关内容相同最高法纪委部门已经启动调查程序,“如发现我院工作人员违反审判纪律问题,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最高法宣布介入调查之后,崔永元紧追不舍,他在30日凌晨发文指,“首先,最高院承认我披露的内容是真的,然后要追究违反审判纪律的人那么,@最高人民法院应该向我道歉,我没造谣,是你们造谣第二,不知道你们审判纪律是什么高法大楼里丢案卷不报案、内部监控能黑屏,这能保护当事人利益吗这属于遵守纪律吗这是渎职违法!” 诡异的是,承办千亿矿权案的最高法法官王林清将一段自述视频交给大陆媒体发表,并表示他的目的是“以防不测,留下证据”王林清在这段视频中描述了他发现卷宗丢失的全过程,包括告知厅长,厅长单独查看监控,以及监控后来黑屏等细节他还表示,离他办公室最近的两个刚刚安装不久的监控在事后全部都出问题,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让最高法法院害怕遭遇不测,还要留下证据结合这个轰动一时的千亿矿权案一同分析或许会有答案 崔永元火力全开批中共最高法有贼点名周强带头执法犯法 上述案件是一家名叫凯奇莱的民营公司和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简称西勘院)关于千亿元人民币矿产权的合同纠纷凯奇莱2003年与西勘院共同签署对当地一处煤炭资源进行合作详查及勘探的合同,双方按8:2出资,协议生效后,该勘查区无论升值、联合开发,还是矿权转让,所产生利益均以8:2比例分享 签署合同开发之前,凯奇莱的法人赵发琦并不知道该处煤矿产量,开发煤矿就是赌博,没人知道这块地下的煤有多少、质量好不好可是赵发琦的幸运超乎想象,他所勘探的波罗井田,初步勘探储量近20亿吨“煤炭黄金十年”期间,随着煤矿价格一路飙升,市场估值曾达3800亿元 但随之而来并不是欣喜,而是连篇的噩梦,赵发琦开始了长达十多年的维权之路 西勘院在储量初步勘明之后就进行毁约,表示与凯奇莱的合同对陕西当局的政策造成了冲突,无法履行合同而陕西国土局2004年表示批准两家合作勘查双方后来进行协调后,“重归于好”但西勘院又有新的说辞:“我们关于波罗井田的合作,仅靠我方力量,已经无力启动” 而这期间就出现了“一女两嫁”事件简言之就是西勘院和另一公司将凯奇莱排挤出去凯奇莱将西勘院告上法庭,2006年10月19日,陕西省高院一审判决凯奇莱胜诉陕西省高院判决,凯奇莱与西勘院于2003年8月25日的合作勘查合同有效,双方继续履行;西勘院应在判决书生效后10日内,向凯奇莱公司支付违约金2760万元;在判决生效一个月内,将探矿权转入凯奇莱公司名下 西勘院对陕西省高院的判决不服,2006年11月,上诉到最高法期间中共陕西当局干预司法,向最高法发出《关于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探矿权纠纷情况的报告》的信函,内容包括“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的合作勘查合同没有完成备案,没有实施,应属无效合同”,“如果维持省高级法院的判决,将会产生一系列严重后果”,“对陕西的稳定和发展大局带来较大的消极影响”等 此函当时经媒体曝光后,曾引起轩然大波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侯欣一等数位法学专家联名向最高法发送了一封《关于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抵制非法函件干预司法的建议书》 2009年11月,最高法才作出二审裁定,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发回重审2011年3月,陕西省高院重审判决,西勘院与凯奇莱合同无效凯奇莱公司不服重审判决,又上诉至最高法此案于2013年6月25日第一次开庭审理后,2017年1月12日再次开庭审理,法庭未当庭宣判2017年12月,千亿矿权案宣判,维权12年的民企凯奇莱终于“胜诉”然而西勘院仍然拒绝执行法院判决,依然未履行与凯奇莱的合约 卷宗丢失正是穿插在这一系列事件当中,其时间的敏感性也引发诸多猜测在二审卷宗丢失前20多天,赵发琦公开实名举报陕西省主要领导干预该案,并指责法院裁判不公而文件丢失的2年多时间,知悉此事的最高法负责人周强未对此事进行报案,也未展开内部调查,更未对任何人进行查处,连一个顶罪的临时工都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