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高院或受理谢伦伯格走私毒品案死刑上诉(图)

2019-04-15 11:14:01

加拿大人罗伯特·谢伦伯格(Robert Schellenberg)因走私毒品案被中国法庭判处死刑,1月28日就死刑案提出上诉由于案件涉及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中国高科技公司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事件,以及进入关键阶段的美中贸易谈判外部环境对谢伦伯格上诉案是否产生影响,格外引起舆论的关注 资料显示,中国检察机关指控谢伦伯格走私毒品,2018年11月大连市中院一审以走私毒品罪判处他有期徒刑15年、驱逐出境谢伦伯格不服,提出上诉12月二审期间检察官称一审对其从轻处罚不当2019年1月14日,大连市中院判决谢伦伯格死刑 他的辩护律师张冬硕星期二晚对美国之音说:“现在辽宁省高院已收到他的上诉状接下来会找一个时间安排开庭现在还在等通知(记者:你准备什么时候见谢伦伯格本人呢)因为辽宁省高院还没有正式安排开庭的时间,我目前也没有做出会见的安排如果有的话,也要下周左右了” 1月28日谢伦伯格提出上诉到现在,案件似乎将进入程序,其代表律师正在做会见谢伦伯格的准备张冬硕还说,此案二审开庭可能还在大连 谢伦伯格案是中国的涉外案件,而且是在孟晚舟事件大背景下戏剧性演变的外界担忧中国司法制度的独立性和公正性 对于他的死刑判决,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对中国“武断行事”表示关注,并说将尽其所能,提供帮助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则要求加拿大尊重中国法律、停止发布不负责任的言论环球时报称,这是对中国法律的“无理推测” 有分析认为,中国是在借谢伦伯格案件向加拿大施压,“人质外交”已升级成“行刑外交”那么,作为司法进程的组成部分,辩护律师在死刑上诉过程中,是否能够独立行使其职责 美国之音向张律师提出这个问题: “(记者:您有什么阻力没有对你办案不方便的地方)目前还没有因为二审上诉程序刚刚开始,等待辽宁省高院进行安排 (记者:加拿大方面和中国方面有没有跟您接触,施加某种压力,或者要求帮忙之类的情况)目前没有 (记者:你还是完全是独立的,没有各个方面的国际压力)没有,就案件本身吧,作为辩护律师,然后提出自己的观点,然后对他进行辩护,主要是这方面” 张冬硕律师两次使用“目前还没有”的说法看来一切有待以后的司法进程的发展 从目前情况看,谢伦伯格上诉案的可能进程,很可能与加中关系的演变、孟晚舟事件以及华为处境的动态、以及美中贸易谈判的状况并行 报道援引BBC驻北京记者麦笛文的分析说,现行中国《刑事诉讼法》规定,死刑案件终审后仍需最高法院核准方可执行,中国也许以此作为谈判筹码,争取加拿大释放孟晚舟另外,中国最高法院核准死刑的过程,也为谢伦伯格案的最终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