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的告密制度

2019-04-29 07:09:01

  华东政法大学教师杨师群因为在课堂上讲述官方禁忌的内容,被学生告密到市教委和公安局随后有人在网上查到了山东德州学院招聘和管理直接为校方做密探的学生信息员的消息在这条消息中,一方面公开学生中招收密探,还通过各种方式,包括媒体、报告等形式广而告之,一方面又规定是单线联系,密探之间互不联系,颇有当年地下党之风大肆宣扬是为了让人知道身边随时有人在监视、报告自己的一言一行,保密是让人不知道谁是密探而草木皆兵从而自我约束这两种看似极端矛盾的做法在这里达到了高度的统一 大学里告密不是稀罕事当年本人77级高考入学第一个月,同寝室的一位也是知青的老兄,星期二下午在寝室里发牢骚,说是最讨厌星期二,因为当时每个星期二整整一上午的政治课,一下午的政治学习结果第二天在全年级大会被点名批评,就是同寝室的一位入学前当大队党支部书记的同学打的小报告 一直以为那是文革极左思潮的残余,谁知三十年过去了,不仅大学告密愈演愈烈,而且形成了制度上面所说的信息员,在中国几乎所有的大学都存在这种大学里监视教师、监视学生的密探,公开的至少有两类一类是"学生信息员制度",有时也叫"教学信息员制度",2001年首创于武汉大学,后在全国推广公开招聘,定期开会,人员不保密,主要是向学校反馈教师教学和学生学习情况,教师教学中如果有出格的,如这次杨师群,他们有责任汇报,不过只是汇报给校方而不是警方 另一类复杂一些叫做"安全信息员制度"根据德州学院"学生安全信息员招聘和管理使用办法","学生安全信息员队伍是一支校内秘密力量,由学院保卫处有关领导和保卫处户籍政保科直接领导,不在校内外公开安全信息员单线联系,信息员之间和联系人不予公开和相互信息交流,严格保密"这已经可以算作是职业特务了大学里究竟有多少此类吃政府补贴的半专业特务,没有统计数字不过在被陕西省综治办、省教育厅、省公安厅授予"陕西省平安校园"称号的西安理工大学,在学生中就确定了2627名安全信息员,另外还在师生员工中发展了65名特别信息员该校全部在校学生共2万6千多名,也就是大约每十个学生中有一名在册特务 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根据同一个文件,这个学生安全信息员是建立在学院国保信息队伍的基础上的众所周知,国保是国内安全保卫部门的简称,是公安系统内专门用于迫害宗教、信仰、政治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的部门大学内设立公安系统的专业特务机构,其严重程度就远远超出学生打小报告了 本人曾在"告密者的天堂"一文中探讨过当今中国社会告密文化,本文仅讨论制度问题姑且不论杨师群在引发告密的那堂课上有没有谈到法轮功和九评,告密者显然是将这两件事作为重大邀功请赏筹码的一个社会告密者盛行,其基础是对告密行为的政策性鼓励而当局将特定团体作为头号敌人则是告密者讨赏金的源头,因为告密者总是能找到目标,贴上当局头号敌人的标签,就可以轻易的把当局调动得象被草茎激惹了的蟋蟀各地都有不少把本地反复上访的民众说成是法轮功学员而让北京警察徒于奔命的案例,也不乏各地国保把泛蓝联盟成员说成是法轮功学员而予以抓捕的情况 告密对大多数人来说不会是一种嗜好致力在学生中和社会上形成告密可耻的环境固然重要,但只要中共继续在制造敌人、继续用政治运动治国治校、继续把人民当作自己统治的威胁,信息员制度就会继续存在而只要消除了中共这个告密制度的始作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