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鹤经济沙皇雏形已现?霸气不让朱镕基?三头“灰犀牛”要爆发(图)

2019-06-29 05:02:01

中共政治局委员刘鹤率领超过130人的团队出席,在瑞士达沃斯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第48届年会美媒则认为,刘鹤可能模仿朱鎔基模式,同时担任副总理和央行行长诺奖得主米歇尔2013年曾表示,中国经济有三头“灰犀牛”,距离爆发的时间点越来越近 1月23日至26日,世界经济论坛第48届年会将在瑞士达沃斯召开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将率团出席论坛 1月24日美国之音报导说,中国派出刘鹤—一名高级经济顾问和政坛新星—率领超过130人的团队出席沃斯经济论坛,金融分析人士预计,刘鹤将在达沃斯会议上发表演讲描绘中国2018年的经济愿景 报导说,刘鹤除了有重要的经济顾问职务外,还是中共政治局委员,外界普遍预计刘鹤将很快成为主管金融和经济的副总理也有人猜测刘鹤将接替周小川出任中国央行行长 报导还说,刘鹤的职务要等到3月中共召开两会后才能最终确定一些人甚至猜测他可能会同时担任副总理和央行行长,就像朱鎔基在90年代后期的职务一样 英国《经济学人》智库(EIU)报告也曾预测,中共十九大后,刘鹤有可能被提拔为国务院副总理,将更易施展影响力 资料显示,现年66岁的刘鹤与习近平是北京海淀区101中学同班同学刘鹤大学毕业于中国人大工业经济系,后前往美国攻读工商管理硕士,曾赴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获公共管理学位 2015年,刘鹤的论文《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被授予孙冶方经济科学奖,该奖项被称为国内经济领域最高奖 过去几年内,刘鹤以中共〝中财办〞主任的身份,陪同习近平参加各种活动据《华尔街日报》报导,习近平曾向美国官员这样介绍他:〝这是刘鹤,他对我十分重要〞 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上,刘鹤晋升政治局委员,此次刘鹤出席达沃斯论坛表明了他的地位 香港中文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庄太量对BBC表示,出席达沃斯经济论坛的一般是国家总理等〝抓经济的一把手〞,此次出席暗示刘鹤以后会有一个新的政府职务,能让他在国际上有更多曝光机会 中国经济的“灰犀牛” 学者何清涟2017年8月15日在美国之音撰文表示,最近,中国媒体讨论经济问题时,“黑天鹅”与“灰犀牛”两个词汇频现这两个名词源于中央财经办主任刘鹤为一本书写的序言,标题是《每一次危机都意味着金融监管的失败》 2016年,西方媒体频频使用“黑天鹅”一词来形容英国退欧与川普当选,人们也许不知道该词典出8年前一本书,但都知道“黑天鹅”指代不可预测的小概率事件 “灰犀牛”这一概念是由美国学者、古根海姆学者奖得主米歇尔·渥克(Michele Wucker)于2013年1月在达沃斯全球论坛上提出,此前,他在《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一书中界定:“黑天鹅”比喻小概率而影响巨大的事件,而“灰犀牛”则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 该文指出,中国有三头“灰犀牛”,离其冲击力爆发的时点越来越近,其中,房地产泡沫毫无疑义是中国那头最大的“灰犀牛”,符合世界所有房地产泡沫的两个特征:一是周期长,一轮大牛市超过10年;二是泡沫破裂时地动山摇,犹如雪崩和泥石流,逃生非常困难第二头“灰犀牛”是“货币贬值、资金外流”,引发类似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那样的金融动荡第三头“灰犀牛”是银行不良资产的增加官方公布,截至今年6月底,不良贷款或关注类贷款两类贷款共5.3% 何清涟还表示,“灰犀牛”当然不止这三头,但与这三大事涉全局的问题相比,地方债务、理财产品危机都要算是枝节了,是“大河”与“小河”的关系翻查我从前年开始发表的经济类文章,一大半都是分析这几大问题,但需要指出,银行不良资产率远比中共官方承认的要高 中国银行业早已形成巨额坏帐围绕中国银行系统坏账水平的估算和争议从未曾间断过,尽管官方数据称,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约1.4万亿元,不良率1.75%;但外国同行的估算却高得多2016年2月对冲基金黑曼资本管理公司(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创始人凯利·巴斯(Kyle Bass)曾指出,中国银行业的资本亏损可达3.5万亿美元(约合23万亿人民币) 今年8月,前惠誉金融分析师朱夏莲(Charlene Chu)在最新报告中估计,到今年底,中国金融体系中的坏账总额将达到51万亿元人民币(合7.6万亿美元),这个估算数字意味着坏账比例为34%,是中共官方承认的不良贷款率5.3%的五倍以上,也就是说,中国实际坏账比官方数字高6.8万亿美元 2016年11月17日,2008年诺贝尔经济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华盛顿的一场研讨会期间接受了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时表示,中国的社会和经济规模太大了——不会因为规模如此之大而不可能垮掉,但是规模大到拯救起来很难”(not too big to fail,but too big to save)在回答记者引述他人的看法,即中国经济一旦出现严重状况,必将带来政治领域的改革时,克鲁格曼的看法是,经济领域一旦出现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