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包商揭秘解放军医院科室承包黑幕

2017-09-05 14:25:21

除了几家大的部队医院,大部分的军队医院的妇产科、皮肤科、耳鼻喉科都是被私人承包出去了,承包人就是借了解放军医院的牌子,唯利是图,做过度医疗的事情,因为军队医院也不受地方卫生行政部门的监管” 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 青年魏则西的死,让部队医院、百度和莆田系被顶上了风口浪尖 据北京青年报的报道,涉事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生物诊疗中心已经停诊5月2日,国家网信办发言人称,网信办、工商总局与卫计委组成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将对此事进行调查和处理 一位网友在微博上说,自魏则西事件之后,他才知道很多部队医院的科室实际上是被承包了出去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部队医院科室承包早就不是秘密 前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副教授、中国妇产科网创始人龚晓明医生曾在自己的微信公号上撰文称:“可能还是有很多人不清楚,人民解放军医院是值得人民信任的,怎么会呢!”“除了几家大的部队医院,大部分的军队医院的妇产科、皮肤科、耳鼻喉科都是被私人承包出去了,承包人就是借了解放军医院的牌子,唯利是图,做过度医疗的事情,因为军队医院也不受地方卫生行政部门的监管” 据两名科室承包商向凤凰网透露的信息,对部队医院或公立三甲医院的科室承包,更重要的是“看关系” “看关系” 在网上搜索“部队医院科室承包”,除却投诉的网帖,还有一些“科室寻求合作、转让”的信息 一位曾在四川省某部队医院承包妇产和不孕科室的承包商称,想要进部队医院和地方二三甲医院承包科室,需要“拼关系” 一位曾在吉林省某部队医院承包口腔科的承包商也提到了“关系”:“(科室承包)有的是一百、二百万,有的地方是十万二十万也能进去的”“不找人你肯定不行” 承包商称,一般在部队医院承包科室合同会签五年,然后再续三年,但公立医院时间不定,一般也会签订长期合同“也看领导,领导能干几年,他一般就给你签他的任期之内的” 谈到承包的价格和利润分成时,两个承包商仍然把“关系”当成最大的因素:“具体要分多少得看关系怎么样,一般来说(医院)分流水的30%以下,有的地方收10%,这要看你的关系谈得怎么样了,这个不确定然后设备的投入,人员的投入,场地,到底用多少间房,多少张铺床,手术设备都是要谈,这就是看当时的关系了”“一般部队(医院)的是毛利润的百分之二十几” “没有什么行价,也得看关系了,有的时候关系好了的话,就不用钱,关系不好的话,你花个50万也保不住” 根据腾讯财经的调查,一位多年任职于部队医院的知情人士称,有些承包商为了持续获得承包资格,甚至会将营业额的五成或六成交给医院 医院科室承包早被媒体曝光多次2015年3月,财新曾曝光北京航空466医院有“克隆”医生——一位河南护士全盘复制了同乡妇产医生的医师资格证、医师执业证、主治医生证和身份证等信息,并以她的名义在北京航空466医院妇产科执业,其后此科室被曝出“被莆田系承包” 缺乏监督的医院 魏则西事件发酵后,舆论开始质疑对部队医院的监管问题 2000年,卫生部出台了《关于城镇医疗机构分类管理的实施意见》,其中规定:“政府举办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不得投资与其他组织合资合作设立非独立法人资格的营利性的’科室’、’病区’、’项目’”之后,公立医院“科室承包”的现象有所收敛“但这只能针对地方的医院,部队医院不受卫生部管理,所以他们继续把科室承包出去”一位业内专家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说 另一位医疗界人士称:“莆田人为什么都选择部队医院,地方没办法对它监管,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跟地方公立医院合作,钱拿不出来公立医院都是非营利性的,就说是有营利才能分红的,你钱拿不走原来很早的时候,莆田人搞什么培训费、合作费、咨询费、广告费这样的(名目把钱拿出来),但那个量很小,根本满足不了他们的要求但部队医院它不受这些限制” 监管缺位早有报道在上述财新对北京航空466医院的报道中,一位海淀区卫生局负责人曾回答:“军队医院不归地方管别说我们海淀区了,连北京市也管不了部队医院” 如今在网上搜索,还能查到一位网友在2010年向枝江市卫计局的投诉这位网友称,枝江市6199部队医院碎石科属于私人承包科室,无证行医三天后,枝江市卫计局回复称:“61699部队医院属于军队开办的医疗机构,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由军队相关部门发放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市卫生局对该医院无监管权限,您可以向61699部队的有关部门进行反映” 实际上,军队对于部队医院“科室承包”乱象早已出台规定据《解放军报》2015年1月的一篇评论称,几年前,解放军总后勤部和总后卫生部都曾出台了《军队医院管理若干规定》《军队医疗机构业务帮带管理规定》,《关于规范军队医院为伤病员服务诊疗流程和行为的通知》等文件在这些文件中规定,对擅自扩展床位规模、对外出租承包科室、发布医疗广告等10种违规行为,将视情节轻重依规给予通报批评、处分直至追究刑事责任等处罚 今年3月,中央军委下发《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计划用3年时间,分步骤停止军队和武警部队一切有偿服务活动,被医疗界解读为“部队医院’科室承包’现象或将走向终结” “部队这块,军改了以后就不可能再合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