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成小学生理想” 中国人怎么了?

2017-05-02 14:06:07

在中国大陆“网红”逐渐演变成一种职业,甚至是一项事业,它影响着众多青少年一位小学三年级女生表示“我未来的理想是当‘网红’”此话让家长瞠目结舌而北京多所小学的抽样调查显示,有八成小学生希望成为“网红”这一社会现象引发广泛关注 所谓“网红”,即是指网络红人,百度百科上的定义是指“在现实或者网络生活中因为某个事件或者某个行为而被网民关注从而走红的人”自从互联网兴起以来,网络红人这一群体就一直存在,十几年来不断的有“明星”涌现 最近号称“2016年第一网红”的“Papi酱”不仅获得了1200万(人民币,下同)的投资,她的视频贴片广告更是拍出了2200万的天价将“网红制造”推到了新高度从“芙蓉姐姐”、“凤姐”再到“Papi酱”,“网红”逐渐从被围观的奇葩演变成一种职业,甚至是一项事业 可以说,“网红”已经成为人生赢家的标志,因此大小网红们的励志故事也激发了人们成为网红的欲望最近网上曝出一位小学三年级女生表示,她的未来理想是当“网红”,母亲听到不知该如何是好 众所周知,小学老师总是喜欢问班上的同学有什么理想而过去的小学生一般都会回答,想成为“医生”、“律师”,或者“科学家”等等然而据调查发现,如今越来越多的小学生被问及最大的梦想是什么,都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成为一名网红”从北京多所小学的抽样调查情况看,有八成小学生希望成为“网红” 孩子的的理想受社会影响 儿童心理专家缪卓锦表示,长大以后想做什么,二百年前可能是“金榜题名”,五十年前可能是“工人”,三十年前是“科学家”,这个答案永远带有它的社会性和历史背景,比如“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种思想,是我们这个社会影响了孩子的答案 现在出现孩子想要当“网红”,就如同“网红”这现象本身一样,背后有其社会文化、舆论、宣传等因素,“网红”之所以成为孩子们的羡慕对象,主要是因为其粉丝众多、收入快、多,短期内名利双收,而且似乎没有“门槛” 网络上,一个姓马的小学生说,他们班里想成为“网红”的学生很多,甚至微博的粉丝数量也成为他们划分班大陆位的标准,比如班长就是凭借过千的粉丝而当上了班长,目前只有500粉丝的马同学只能屈居小组长而他们班里唯一一个没有开通微博的是坐在最后排的小锺 有些家长面对孩子要当网红的理想,不知所措,毕竟与自己的期许、传统的职业有太大的差异有网民表示:“孩子羡慕不用学习,只要在网上发个图片,或者怪言怪语就可以让自己成明星,随之就会赚很多钱这是孩子不劳而获的价值观” 也有网民认为,孩子被社会追逐名利所影响,眼中只有利益但也有家长鼓励孩子成为“网红”,为了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许多家长甚至为孩子报了“网红培训班” 金钱至上的社会风气 最近网络上频频传出小学生们那些让大人惊讶的言论:“我长大想当土豪”、“我要当贪官”、“我想做房东”等,引来家长们的担忧小学生处在成长阶段,还不具备完整的思维能力他的思考与行为方式很大程度上受到社会、学校和家庭的多方影响家长可能会对孩子说:“好好学习以后挣大钱”;学校对孩子说:“好好学习以后当大官”;社会对孩子说:“好好学习以后住豪宅”因此,在这多方共同的影响下,孩子说出这种理想也就不足为怪了 正所谓“童言无忌”,所以在谈及理想的时候,小学生不会像成年人一样刻意去掩饰、去回避但也正因如此,小学生如此直露的“土豪梦”才更值得深思 前一段时间,媒体上曾经报导湖北省武昌市实验小学即将毕业的六年级学生,在留言簿上写下“加油!努力!为了人民币!”“梦想将来有很多钱”等,这曾引发多方评论 曾在湖北潜江市一家小学工作过多年的姚立法先生说,一些小学生流露出明显的金钱至上的情绪,显然是受中国社会大风气的影响 山东临沂曾从事十多年中学语文教学工作的李向阳先生也说,在中国社会大环境的影响下,很多孩子都很难形成正确的价值观:“中国古语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是健康的金钱观念可是,现在社会当官的物欲横流、不择手段” 香港媒体《东方日报》曾发表评论文章《中华民族向钱看到了最缺德时候》,文章分析说,上梁不正是民族堕落的根源作者写道,中华民族之所以全盘堕落,主要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现在的神州官场,哪个看上去有点正人君子的模样这些人奉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信条,拜倒在金钱脚下,钻进钱眼里不能自拔或暗箱操作,醉心于权钱交易;或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或大权在握,公帑国库悉数成一己私产;置房产、买别墅、养情妇、包二奶,不亦乐乎;挥霍浪费公款已是小菜一碟,中饱私囊成了家常便饭台上仁义道德,台下男盗女娼,假仁假义,莫此为甚 中共篡政以后,通过无数次的运动,将中国人的信仰、传统文化彻底销毁;而江泽民更实施“贪官治国”、“闷声大发财”的策略,在社会上引导人们“一切向钱看”,不让民众过多地关心政治、人权和这场迫害,更造成了中国社会道德急剧下滑,官场腐败淫乱之风蔓延至整个社会 李向阳先生表示,要帮助孩子形成好的价值观、世界观,中国应该像欧美国家一样在学校实行人性化的教育,建立有道德、有信仰的社会大环境,但是这在中国很难实现:“让共产党下课,